當前位置:首頁 > 修什么仙造作啊 > 第49章 郡主安好

第49章 郡主安好


  “居然連藥王都束手無策…”
  藥王醫術精湛,妙手回春,傳聞他老人家能活死人醫白骨,總之論醫術,整個中洲無人能出其右。
  連藥王都說郡主無藥可醫,裴啟賢真的不知道這世上還有誰能恢復安世卿的修為。
  裴允聆面有難色,左右拿不準主意似的,“如果不用丹藥壓制魔氣,為郡主去除魔氣…只怕有些許困難。”
  丹藥無用。
  安世卿說:“那些許的困難若一時半會兒想不到辦法解決,便忽略不計吧。拋開那些細枝末節,直入主題,應該沒有那么難。況且,此事不宜再拖,拖到我父親與君后知曉了,你們清臺裴氏會更為難。”
  聽安世卿又搬出王爺與君后,裴允聆不禁為之一動,帶著深切的口吻沉沉道:“那痛苦…非常人所能忍受!”
  “我雖然貴為金枝玉葉,還沒那么身嬌體弱到連一點點苦頭都吃不了。”安世卿倏然一笑,這一笑笑得灑脫,“再說了,不是還有復首術。只要復首術的作用不消,我便死不了。這,你們應該比我清楚。”
  從她身上,看不到一點兒悲觀之色。
  看她這樣,裴允聆忽然覺得自己方才所有的顧慮都是多余的。
  裴允聹微微垂下眸光,似有所思,似有所悟。
  裴啟賢心中亦有所感悟——
  難怪他那在朝為官大兒子裴允職提起安世卿時嘴上總是嫌棄她這嫌棄她那,卻難以掩飾他打從心底里的欽佩與尊重。
  難怪難怪。
  他們中洲這位唯一的郡主,確實是一個值得讓人欽佩與尊重的妙人。
  裴啟賢望著安世卿,眼中的贊賞之意越來越濃。
  他頷首而道:“既然郡主沒有后顧之憂,我等便不再多慮。明日一早,我便讓人來請郡主。”
  父子三人將一些驅魔細節告知安世卿,便就此離去。
  明日為安世卿驅魔,情況會如何,他們著實難料,尤其是心中那份莫名而生的憂慮無時無刻的在抓撓著他們的肺腑。
  翌日一早,裴允聆與裴允聹兄弟二人來無憂居請安世卿。
  這是安世卿自入住無憂居以來,第一次走出院門。
  她并沒有刻意的全副武裝。
  以防暴露身上的魔紋,只做了簡單的掩飾——
  脖頸處圍了一圈紗巾,手藏在了寬長的袖袍中。
  今日,很多人如愿以償的見到了郡主。
  可看到郡主身邊的陣仗,哪一個敢上前來請安?
  前面是裴允聆與裴允聹,后面還有兩名清臺裴氏的內門子弟。
  左邊還有萊婭那個怪力少女。
  這叫得上名字,哪一個是好招惹的人物?
  不過,到底還是有膽大的。
  這支不知將郡主護送去哪里的隊伍突然被攔下。
  攔路的是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年。
  少年雙臂羅圈,鄭重的施禮。
  他這一禮,繞過了裴氏兄弟二人,對的是安世卿。
  “凌霄!?”這時,萊婭已經叫出了那少年的名字。
  這少年是第一個在恩主的黑名單上留名的。
  她是不會記錯的!
  萊婭對他虎視眈眈。
  凌霄不為所動,也不予理會,只對著安世卿:
  “寒湘凌霄,見過郡主。”
  聽到這個名字,安世卿并不意外。
  她在名單上見過這個名字。
  意外的是,寒湘凌氏的凌霄,不僅是第一個在名單上留名的,居然也是第一個來跟郡主打招呼的。
  “凌霄。”安世卿上前打量凌霄,情不自禁露出姨母般的微笑,“凌霄,你長大了。模樣是長開了,怎么還是與以前一樣愛故作老成。我想你今日就是不出現,日后我一定會認出你來。”
  凌霄的神情有些別扭。
  他與郡主十年未見。
  十年前,他們二人誰還不是個娃娃了。
  十年后,誰還不是個小大人了。
  他不過是年小了幾歲罷。
  鬧別扭歸鬧別扭,不能因為情緒就耽誤了眼下的正事,因為有些問候還是不可少的。
  “郡主安好。”
  安世卿從善如流:“元公他老人家可還安好?”
  凌霄的外公洛元,乃帝君親封的探淵境十二公之一。
  十二公,十二人。
  這最接近淵境領域的十二人,無疑是中洲修為最強的十二人。
  凌霄的外公洛元,便是其中之一。
  玄境,靈境,神境,淵境…
  一層一層往上。
  凌霄回道:“外公一切安好,就是…無論如何都要讓我來給郡主帶聲好。”
  “那便好。讓我瞧瞧你在這十年里成長了沒有。”安世卿眼眸中的笑意幽幽,“凌霄,你還記得十年前,我問過你什么嗎?”
  凌霄面色板正,當真跟個小大人似的,“記得。”
  “如今你的答案呢?”安世卿問。
  凌霄不假思索,更為鄭重:“與十年前一樣。”
  “果然還是與你外公一樣,沒有長進啊。”話雖這么說,安世卿卻并不失望,只有一點點的惋惜。她突然又問:“你可知,你外公的修為,這么多年為何一直停留在真神境突破不了?”
  凌霄茫然。
  “道不遠人,人自遠道。”安世卿抬手,手背隔著袖子在他腦門上輕輕彈了一下,“時至今日,你與你外公還未領會到我們這一脈人存在的真正價值。”
  安世卿在動作上有意掩飾。
  凌霄還是注意到了她的手。
  他的聲音不由得一緊:“郡主,你的手!”
  那手上黑黢黢的霧氣是——魔氣!?
  安世卿那只攏在袖中的手緊了緊。
  裴允聆適時的上前來分散凌霄的注意力:
  “郡主,我們走吧。”
  安世卿微微向凌霄報之一笑:“凌霄,那我們稍后再敘。看得出來,你有很多話想與我說。”
  凌霄懷著驚異的心情退到一側,瞥著安世卿的右手,隱隱克制著自己一探究竟的沖動。
  方才他雖沒看清,但絕對不看錯——
  他從郡主的手上看到了魔氣!
  安世卿抬步正要雖裴允聆等人離去,目光不經意間掠過一道紅影。
  她的腳步不由得頓住,神情也不由得為之一變。
  安世卿定睛看去,目光十分不善。
  她指著一人,當場喝了一聲:“大膽!婭婭,去將那人給我提來!”
  周遭之人蒙圈了。
  萊婭卻不問緣由,當即向安世卿指的那個人飛竄了過去。
  那人見勢不妙,本能的要逃,卻被比萊婭更早趕到的裴允聹斷了去路。
  那人轉身又選擇了另一個方向。
  誰知那里居然有凌霄擋路!
  情急之下,他居然愣在了原處。
  他剛剛為什么要逃?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