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樣兒別裝了 > 第52章 躺尸十年

第52章 躺尸十年


  江童剛睜開眼睛時以為自己瞎了,畢竟她從沒見過什么地方能比這里還要黑。
  然后她就發現自己被一堆雜草包裹著,摸了摸,這些雜草的觸感非常奇怪,而且好長好長,也許不是草,她拽了一拽,頭皮一陣拉扯,呃......原來這些“雜草”是她的頭發!
  一陣驚悚,她以為自己又穿越了,搞不好穿成一個長發拖地的瞎子了。
  然后她用手撐著自己的一堆亂發企圖坐起來,腦袋卻撞上一個障礙物,像是個木板,她再向四周一摸索,終于意識到自己在一個長方體木箱里,裝人的長方體木箱,簡稱棺材。
  難道自己又穿到某個時空的某個待火化或者待下葬的尸體上了?
  可是感覺又不大像,直到她從袖袋中摸出福袋,才明白過來,自己還在這倒霉的浩瀚神州。從頭發的長度上判斷,只怕已過去好多年了,她記得自己明明該是齊頜短發呢。
  現在她納悶的是,自己怎么會在一口棺材里躺了好幾年?也不一定,也許自己原來死在別的什么地方,然后被人挪進了棺槨。
  納悶歸納悶,但這個問題不是重點,重點是她要怎么才能出去呢?!
  正琢磨著,棺材動了!
  她感覺到似乎是有人在抬著這口大棺材向前走,心里盼著他們能說兩句話,也好讓她大概有數這是何時何地,然而外面什么聲音都沒有,也不知是他們壓根兒懶得說話還是木板隔音效果太好了。
  又走一陣兒,棺材陡然一沉,摔在地上,里面的江童嚇了一跳,急忙把一堆頭發撈到腦后,將一只耳朵附上棺壁,然后聽見了什么東西在地上拖動的聲音,似乎是有人在拖什么東西。
  拖完一個,又來拖一個,一共拖了四次!
  江童揣摩著最大可能性,有四個人抬著這口棺材,然后被某人截住,那人無聲無息地把這四人弄死或弄暈,只怕是為了劫這口棺材,或者更明確一點,是為了劫她!
  一點兒沒猜錯,她連同棺材一起被人劫了,棺蓋一打開,江童猛一坐起,就看見一個八九歲的男孩兒站在外面撐著棺邊看著她。
  這地方像是個樹林,月光明亮,將男孩兒的臉照得清清楚楚,江童認得這個男孩兒,很多年未見了,她突然激動得不知說什么才好,愣了半晌,那男孩兒笑道:“真是你!果真仙骨,還是十七八歲的樣子嘛!不過你這頭發,我的天,真像鬼,我可最怕鬼了!”
  江童激動道:“是你?貓十三!你…你一個妖精……怕什么鬼?!”
  “不說這個了,江童,你命可真大,你知道你自己死了多久了嗎?”
  “多久了?三年?五年?”
  “十年了!”
  江童驚了,趕緊從棺材里爬出來,警覺道:“這是什么地方?有沒有四大仙門的人?”
  貓十三邊把棺材推到灌木叢藏好,邊道:“放心吧,他們以為你早死了,徹底的那種,挫骨揚灰。”
  江童審視四周,又看了看貓十三,道:“你不會把那幾個抬棺材的人弄死了吧?”
  貓十三道:“你這說的什么話?我什么時候是那種妖了?都躺在樹叢,明早就會醒了。”
  江童又問:“到底怎么回事兒?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個棺材里?”
  貓十三道:“我尋著福袋氣息找來的,很多事情一時半會兒也跟你說不清,走,先躲起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南陵城現在屬碧空鏡管。”
  他倆鉆進林子深處,江童經過一場小跑,漸漸活動開筋骨,適應了十年未動過的身體,天色微露曙光,他們沒時間交流這些年的經歷與江童莫名逃生和躺在棺材的古怪,因為江少嬰時隔多年依然是個罪人,已經不是人人喊打,而是人人喊殺的處境,貓十三藏好江童,自己溜出林子去找一些現下需要的物件。
  他回來時,扛著一個大包裹,從里面拿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江童一見到包子就兩眼放光,雖然她已辟谷,但她依然愛吃。
  “還好你頭發長長了,不然還得戴假發,一直戴著那可難受了。”
  的確如此,當年江童在碧空鏡與某人打賭輸掉了頭發,后來便喜歡上那個發型,一長長就剪,于是江少嬰的一頭齊頜短發也曾風靡一陣兒,成為千萬少女的效仿,然而真這么學的姑娘不是被父母揍就是被相公揍,大多還是乖乖地留回了長發。
  江童的頭發長了十年,實在太長了,走路都要絆到,她用貓十三帶回來的剪刀剪去半截,此時長發及腰,正是浩瀚神州女子的普遍長度。
  “你確定我化個戲妝穿個戲服就沒人認得出了?”
  “新塘鎮里只這一個戲班兒,你看這胭脂水粉和戲服,我都是挑的最好的偷的!包美!”
  “美不美的不重要,關鍵是會不會有人認出來!”
  “哎呀江童,那還能怎么滴?女扮男裝嗎?話本子里的女扮男裝還不都是胡扯?誰看不出來是女的?那樣更加惹眼!”
  “這一身唱戲打扮不是也很惹眼嗎?萬一在路上被人看見,還不是一樣要被圍觀?再有,戲班的人發現行頭丟了,看見我穿著,還不得來找我麻煩?”
  “多慮多慮,戲班里衣服多的是,沒人注意到的,而且這個戲班子時常在各地巡演,常有演員化著妝穿著戲服在街上晃悠,你就把自己當成那樣就行了。”
  想想的確這樣更好,如果蒙個面戴個斗笠什么的,似乎更容易引起路過仙門的注意。
  江童換好衣服化好夸張戲妝,梳了三個圓形發髻戳在頭上,儼然一個唱大戲的花姑娘,貓十三也改了行頭,穿成個花花綠綠的雜耍小子以配合江童,這樣他倆在街上走著,任誰都會相信他們是戲班里的一對姐弟演員。
  二人改頭換面后緩步向樹林外走著,貓十三倒還好,畢竟流浪慣了,江童卻情不自禁地想到了以后。
  “我這輩子就這樣了嗎?成天穿成這個鬼樣子到處晃蕩?永遠都得躲著,永遠做不了自己......”
  “你就知足吧,江童早死了,江少嬰也早死了。對了,我以后不能叫你江童,你得起個藝名兒。”
  “隨便吧。”
  “別隨便啊,也許你這輩子以后都得叫這個新名字了。”
  江童沒再說話,也沒再考慮自己該起個什么藝名兒,他們路過一片青磚綠瓦,江童抬眼瞧見一塊門匾,不自禁念了出來:“鴻鵠書院。”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