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你好道尊 > 第四十四章 石碑

第四十四章 石碑


  蕩海梭緩緩下潛,壓力漸漸升高,船艙里的眾人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壓迫。下降到海平面百丈的時候,練氣期的小修士們就承受不住了,還是四個金丹期的修士施法為他們周身一指的地方撐起一片靈力氣罩,好讓他們不至于被壓力壓迫得直不起身子。等下降到水下五百丈,快要接近海底的時候,像秦觀他們這樣的筑基期修士就有些支撐不住了。到現在就能看出來筑基期的這幫人里面,各人修為的深淺了:先是顧葳蕤和赫連鈞支撐不住,兩人也不強撐著,感覺到自己已經無力抵抗,就跑進了廖星辰等人為練氣期弟子撐起的護罩當中;而后,其他筑基初期的修士見到觀主的師弟師妹都已經抵擋不住,自己也就不再為了面子強撐著了,也跟著二人一同鉆進了護罩里面。秦觀雖然在筑基修士中,修為不是最頂尖的,但是作為一名筑基中期的修士,無疑是基礎最為牢靠的,所以堅持的時間也最長,眼見著都快要碰到水下的地面了,他還有些余力,就是滿臉通紅,像是喝了不少的老酒。
  蕩海梭下沉了得有快一個半時辰,才算是接觸到了地面,船體輕輕一顫,就停下不動了。要不是因為怕下降得太快,修為淺的人支撐不住,也不至于用了那么久。操船的是董修竹,雖然修為也不高,但是幸好身邊有古沁芳為他單獨支撐起靈力護罩,倒也沒有大礙。不過估計他也感受不到別的事情,他全身關注在手中的船舵和蕩海梭周圍的情況,根本就對水中的壓迫感一點都沒有感覺。
  “呼——”董修竹長吁了一口氣,有些癱軟地躺在了椅子上。這下降的過程讓他費盡了心神,操縱蕩海梭在水中水平地快速移動算是比較簡單的事情,但是要慢慢下降,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不光是越來越多的海獸,就是一些漂浮在水中的物體都能讓他緊張個半天。蕩海梭畢竟是艘為在水下幾十丈設計的海船,不是什么司職水下考古探查的深水潛艇,董修竹還擔心船體不夠結實,撐不住水下那么大的壓力。幸好,蕩海梭挺住了,也不算浪費他們花了蕩海城幾乎四分之一的靈材來建造這艘海船。
  因為水下的環境變幻莫測,和陸地上的情況不甚相同,所以需要派出幾個人作為先遣小隊前往探查。又由于船里面還得需要金丹修士坐鎮,為其他人頂住壓力,所以先遣小隊就只能由秦觀領頭,再加上舒通這位快要凝聚妖丹的妖族修士了。
  一人一妖緩緩從船艙摸出來,一點一點地用靈識探查周圍的地形,反正現在是在海底,沒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基本上是不會遇到修士的。要知道,人族修士對于下到海底是極其抗拒的,一是因為水中壓力的問題,二就是因為在水底,除了水系的法術,其他的手段都受到了極大的制約,更別提有的修士修行的功法還是自帶火系法術的,在水下他們的戰斗力足足會被削減到十足十,只剩下手拿著法器來御敵了。
  一人一妖的行動遲緩,光是要在周身支撐起一片區域用以呼吸就已經很困難了,更別提還得拖著這片區域行動,幸好他們時間充裕,反正周圍沒人,也不怕別人發現他們倆。
  在海底摸了得有小半個時辰,舒通一點發現也沒有,心里有些不耐煩:“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那仙山根本就不在海底?白瞎了我老人家陪著你在海底轉悠那么久,一點東西都沒有發現!”還要繼續給秦觀傳音絮叨,舒通忽然發現秦觀不聲不語地停在了原地,像是在思考什么。正要上前去拍拍秦觀的膝蓋,還沒碰到秦觀,就被秦觀用傳音制止:“舒長老,快去讓廖長老帶著赫連師弟出來!我發現仙山的位置了!”舒通先是愣神了一下,而后不敢耽擱,立刻竄進了船艙,大呼小叫地讓廖星辰帶著赫連鈞出來接應。水下連傳音的范圍都受到了制約,原本筑基期修士最高可達五百丈的傳音范圍被縮小到了只有十幾丈,也難怪需要讓舒通親自進來傳達信息了。
  廖星辰聽到舒通的消息,連忙讓閔輝和駱南承擔了自己這邊撐起的護罩,拎著赫連鈞的領子,就把赫連鈞拽了出來,急吼吼地就躥到秦觀的身旁。秦觀艱難地分出一點靈力,給他解釋:“廖長老,赫連師弟,你們看,我腳下是不是有一處石碑?對,就是被沙子掩蓋住的這個!我剛剛和舒通長老在四處查看的時候,無意當中用靈識觸碰到了,被這石碑吸取了不少的靈力。現在我不方便移動,否則這護山大陣就要開啟,有一丁點氣息透露出去,這地方就該被別人發現了。還請二位快快布置法陣,我還能堅持一時片刻!”
  聽到秦觀的交代,廖星辰和赫連鈞不敢怠慢,畢竟是他們所有人心系的生存之所,不敢有一絲一毫地輕懈,連忙把懷里的乾坤袋取了出來。廖星辰作為修行了幾百年的金丹修士,動作倒是比赫連鈞這種幾十年的年輕人要快得多,而且還能在布置陣法的時候為赫連鈞分擔不少的水中壓力。
  兩個人先是把預先設計好的法陣中樞放置在了石碑這里,因為知道水中的壓力極其大,為了省力氣,所以在下降的過程中,廖星辰就分心煉制了不少的陣盤。這些陣盤防御和攻擊的作用是一點都沒有,只鐫刻了基礎的紋路,算是為他們水下作業省去不少的時間。
  兩個人一同在秦觀的周圍轉了一圈又一圈,秦觀對于法陣是略通皮毛,對于二人的行為是半懂不懂,但是他知道自己快要堅持不住了,因為腳下的石碑吸取靈力的速度慢了下來,想來是快要吸收完畢了。秦觀又不敢貿然出聲打攪到二人布置陣法的動作,生怕二人布置的法陣出什么紕漏,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秦觀感覺到腳下的石碑對于靈力的索取漸漸快要停止了,心提到了嗓子眼,擔心廖星辰二人的法陣還沒布置完,石碑先一步把仙山的護山大陣打開。還沒等他按下心神,出聲提醒廖星辰他們倆的時候,廖星辰和赫連鈞反倒是先一步出聲:“完成了!”
  聽到這句話,秦觀是松了一口氣,對于身體的控制力就下降了一層,腳下頓時一軟,就要坐在海底。剛剛晃動了一下身子,秦觀就暗道:“不好!”還沒等他回過神,穩住自己身體的時候,一片耀眼的光芒就充斥在了眼前,明晃晃地讓人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