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 第五十一章 大事

第五十一章 大事


  嚴天成并沒有因為小宋的冒失而有什么不悅,反而和顏悅色的沖著莊建業笑笑:“總工辦點名讓你過去,趕緊準備吧,別讓那邊等著急了。”
  說完便背著手離開了檔案室,就仿佛是隔壁大叔出來遛彎兒一樣,親切而又自然,看得莊建業一愣一愣的。
  小宋也是一樣,心說主任今天是怎么了,他不是說莊建業就是過來鍍金的,晾在哪兒就好了,不用刻意巴結,怎么自己巴巴的過來,還這般的和藹可親。
  “小宋~~”
  小宋這邊還想著,嚴主任的聲音就已經傳過來,小宋趕緊應了一聲就追了過去,邊跑還邊說:“主任,總工辦那邊也叫了您,電話打到您的辦公室,您不在,所以……”
  話音漸行漸遠,莊建業趕緊奔出檔案室,結果兩個人已經沒了蹤影,心里頓時罵起了娘,點名讓去總工辦開會,問題是內容是什么,告訴一聲能死呀,沒啥準備就這么過去,萬一捅婁子可怎么辦。
  “算了,重在參與,自己縮在角落里不露頭就行了。”
  莊建業這么想著,覺得突然叫上自己參會,也不可能真點他說些什么,充其量就是個背景板而已,上面還有那么多大佬呢。
  于是拿起自己的公文包,胡亂塞幾張空白的草稿紙充個門面,就大搖大擺的出了門。
  ……
  何明臉色陰沉的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正對面是一位身著軍裝的中年人,就在不久前他剛剛接到上級部位領導的電話,對他提出嚴肅批評。
  事情發生在今天早上,某新機型剛剛起飛,就發生空中停車的嚴重事故,幸虧飛行員英勇果斷,駕駛飛機成功迫降,這才避免機毀人亡的慘劇發生。
  很快,事故原因便初步查明,新機型所配備的渦噴7第二級渦輪葉片斷裂導致發動機停車。
  要知道配備新機型的渦噴7剛安裝不到兩個月,哪怕試飛頻繁,也不可能出現渦輪葉片斷裂,因此事情就很明朗了,配給新機型的渦噴7質量有問題。
  結論一出,基地領導便陰著臉把電話打到部委那里,把負責生產組裝這批渦噴7發動機的永宏廠好一通罵,最后還撂下一句話,再也不用永宏廠的發動機,不然他這個基地領導就不干了。
  部位領導也很生氣,作為永宏廠的老領導,他舍著老臉求爺爺告奶奶才幫永宏廠爭取到這批發動機的生產任務,結果永宏廠不但不珍惜,倒是反手一巴掌,把他這個老領導的臉給抽腫了。
  盛怒之下,直接把電話掛到廠長俞其章那里,結果不巧,俞其章應普惠公司邀請,去美國考察項目去了,無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把電話打到主管技術和生產的何明這里,一點面子沒給,上來就是一頓訓斥,同時嚴令半個月內把問題解決,不然以后別想再拿發動機的生產任務。
  何明聽得冷汗直冒,這要是航空發動機的生產任務給停了,以后永宏廠可怎么活,光靠電冰箱、尿不濕、鍋碗瓢盆這些雜七雜八的東西能養活一萬多張嘴嘛?
  于是何明趕緊找去找書記和幾個副廠長,商量該怎辦。
  結果幾個副廠長都說手上的事脫不開,一切都由總工來定,他們全力支持就完了,這就是推脫之言了,什么叫脫不開,明擺著是不想趟這趟渾水。
  至于書記,這位到是說了很多,各種大道理,大理論一套一套的,但話里話外卻都是把矛頭對準了廠長俞其章,很明顯,這位把這件事當成對付廠長,搶班奪權的工具了。
  眼見于此,何明為有苦笑,連廠領導班子都這樣,還能指望廠子好到哪兒去?算啦,還是自己扛吧,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廠里的支柱就這么倒了吧?
  于是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何明便讓助理通知發動機這塊的車間領導,分廠負責人和技術負責人來他這里開會,等說完這些,他忽然想起上午見的那個人,想了想就加了一句:“再加一個試制辦檔案室的莊建業,他是學飛行器動力工程的,也一并通知過來。”
  不過這話說完,他就把這事兒拋到了腦后,因為很快駐廠軍事代表處主任何大奎就找上門,詢問永宏廠渦噴7的質量情況,因為永宏廠生產的渦噴7不但用在了新機型上,部隊也裝備了一批,因此得到消息的何大奎自然不敢怠慢,萬一新機型的問題不是個例,部隊就要停飛,事情可就要鬧大了。
  “但愿這是這個個例,我這邊會盡快安排故障調查,你也別著急,我盡快給你答復。”面對何大奎的一張不茍言笑的臉,何明也只能這么說,可這顯然不符合何大奎的心里預期:“我說我的何總工啊,這事兒可不是鉚釘和軸部件兒,出了問題咱們說道說道就結了,那可是發動機,一旦空中停車,飛機就得往下掉,機毀人亡啊,我的何總工,拖不起啊。”
  “我沒有拖,可導致渦輪葉片斷裂的原因不下幾十種,我現在就能全給你列出來,可這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嘛?”
  “那我不管,總之我最多能給你兩天,這兩天部隊那邊可以調換著不飛裝配永宏廠發動機的飛機,但兩天過后就不行了,如果還找不出原因,那就只能先停飛了。”這次何大奎沒有任何商量的口吻。
  何明還想再說什么,可話還沒到嘴邊,助理就敲門進來:“總工,人到齊了。”
  何明聞言立馬把要說的話縮回去,起身看了眼何大奎:“咱倆吵沒用,一起過去想辦法才是真的。”
  說完便夾著文件揚長而去。
  ……
  總工辦會議室,坐在嚴天成側后方的小宋,帶著三分羨慕,七分嫉妒的看著不遠處蜷在角落里的莊建業,這才轉過頭難以置信的問:“主任,您說的都是真的?”
  “那還有假?跟你說,以后跟小莊要客氣點兒,可別嘴巴一突突就得罪人,寧部長這次是動真格的,沒看何總工都給搬出來了,我也是糊涂了,忘了老寧和何總工的關系,不然就把小莊放一線了。”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