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的氣運槽又炸了 > 第166章 還能更離譜一點嗎

第166章 還能更離譜一點嗎

    不怎么費力的得出這一結論,兩人都是心下一緊。
  
      而后想到宮主已經長大了,是一個熟練的掌握了瞬移這一日常向技能,且神念展開能瞬間籠罩大半個人界成熟體宮主了之后,兩人又齊齊的放下了心中的擔憂。
  
      迷路了就迷路了吧,反正就算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在迷路,最后的時間里宮主也能及時瞬移過來的。
  
      至于宮主竟然在自己家里迷了路這種事,對兩人來說已經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了。
  
      畢竟宮主只要是一個人出了門,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迷路就是走在即將迷路的路上。
  
      這般想著,兩人都放下了心來,再一次安心的等待了起來。
  
      不多時,為首的中年美婦突然開口,輕輕道一聲,“來了。”
  
      下一刻幾道身影一同映入眾人的視線之中,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甫一出現,看清了入口前的陣勢,師父微微一怔,隨機輕輕皺起了眉頭。
  
      這么多人等在這里,是要干什么?
  
      相比較師父大人心中猜測的念頭紛呈,月寒宮眾人的心思就簡單的多了。
  
      在蘇寒出現的第一時間,下面弟子們齊齊行禮。
  
      見禮過后,眾人第一時間將視線投向了讓她們等待了許久的目標人物今日的主角,蘇寒。
  
      所有人都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三頭六臂的人物,能得她們月寒宮的傳奇人物這般青睞。
  
      或帶著好奇、或帶著考教、或帶著羨慕嫉妒,無數道目光落到蘇寒的身上。
  
      下一刻,這無數的目光不約而同的在蘇寒臉上定個、凝固。
  
      “好帥!”
  
      “真好看!”
  
      “世間怎么可能會有這般好看的人!”
  
      場中幾乎所有的女弟子,在看到那張臉的第一時間就化身顏狗,自己把自己打敗。
  
      至于男弟子抱歉月寒宮從來沒有過任何一個男弟子,哪怕是記名弟子,哪怕是雜役仆從。
  
      目光從月寒宮眾人身上掃過,師父大人敏銳的感覺到了場中的氣氛似乎發生了什么變化,但卻并沒有太過在意。
  
      看了一圈,發現少了關鍵的人物,,用不高的聲音問道,“師姐不在?”
  
      為首的中年美婦臉上掛上和藹慈祥的笑容,輕聲答道,“宮主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到。”
  
      聞言,師父大人眉頭輕輕一皺,“又迷路了?”
  
      剛問完,身前空間蕩開一陣漣漪,下一刻,一個比師父略矮一些,身形略顯瘦弱,一身寬大的道袍襯托的身形越發顯瘦,臉上表情不茍言笑,淡漠威嚴中帶著幾分清冷的年輕女子出現在了師父的面前。
  
      “小白”
  
      年輕女子從虛空中走出,看到面前的師父,嘴角輕勾,眉眼彎曲,笑容剛要在臉上蕩開,下一刻不知想到了什么,又瞬間一斂。
  
      淡漠的雙眸掃過全場,無數弟子低頭俯首,無人敢與之對視。
  
      收回目光,目光回落時在蘇寒的臉上多定格了不到一秒,隨即輕輕收回,看向面前的師父大人,唇齒微開,清冷的聲音自口中傳出,“回來了?”
  
      小白二字,讓得師父不自覺的抽了下嘴角,微低頭對上那女子的目光,輕輕點頭,算作回應。
  
      對此,那女子也沒什么意外,招呼過后,遂將目光落到蘇寒的身上,眼中帶著三分審視、三分威懾、三分淡漠,語氣清冷平淡的問道,“這就是你收的那個徒弟?”
  
      師父點頭,見她似欲說些什么,搶先一步開口打斷。
  
      “寒兒已經拜過師了,那些不合規矩之類的說辭,師姐就不用再提了。”
  
      說完,師父回頭看向蘇寒,介紹道,“這是師父的師姐,月寒宮的現任宮主,寒兒你要叫她師伯。”
  
      蘇寒輕輕點頭,看向這位站在三界六道詮釋最巔峰的女人,眼中有藏不住的好奇。
  
      這就是師父的師姐,自己的師伯?
  
      那個師父口中曾當做反面教材提到過的錯把結石當真丹的師姐?那個師父剛剛連想都沒想就習慣性的得出又迷路了的結論的師姐?
  
      盡管眼前的女子滿身的威嚴,,盡管眼前的女子掃過的目光只有淡漠,盡管那清瘦孤高的的身影怎么看都給人一種清冷的感覺。
  
      但莫名的,透過那清冷與淡漠,蘇寒確總有種怎么看都覺得呆萌的感覺。
  
      所以是傳說中的反差萌?
  
      這位師伯本身清冷淡漠的性子,配上似乎日常向迷路的特點,加上師父口中幾次提及都是作為反面教材且很有笑點的舉例,使得自己一眼就透過表現看出了這位師伯身上的萌點?
  
      亦或者其實清冷孤高都只是表象,威嚴淡漠是身份上的偽裝,真實的師伯本身就是只萌物?
  
      如果是這樣的話
  
      師伯啊,別裝了!
  
      還沒出場呢,你就已經暴露了。
  
      心中不無惡意的碎碎念著,蘇寒打量自己這位初次見面的師伯的同時,手上不忘行禮,“弟子蘇寒,見過師伯。”
  
      “嗯,”不知道自己在蘇寒眼中莫名有些萌的宮主大人輕輕點了點頭,語調平淡,依然不摻雜情緒的開口,“既入門,入門試煉還是要走上一趟的。”
  
      這話看似是對蘇寒說的,實則是在說給師父聽。
  
      果然,聽到入門試煉,師父略擔憂的看了蘇寒一眼而后將目光落到那女子身上,“寒兒身體還未痊愈,行動多有不便。
  
      入門試煉,我要和他一同入試煉空間。”
  
      “不合規矩。”
  
      宮主大人搖頭,毫不意外的拒絕。
  
      “我不會出手,只照顧他的行動。”
  
      宮主大人依然搖頭,“試煉空間,每個弟子一生只能進入兩次,一次在剛入門,一次在坐化前,你已經進去過了。”
  
      師父張嘴,還欲再說,蘇寒輕輕搖頭打斷,“既然有這規矩,自然事出有因,師父不要讓師伯為難。
  
      既是弟子的入門試煉,那弟子就自己前去走上一程也就是了。”
  
      見他說的認真,師父猶豫了下,輕輕點頭,沒再多言。
  
      身旁,宮主大人和幾位宮中老祖級的人物見此都頗為意外的看了蘇寒一眼。
  
      對于外界的目光,蘇寒早已能夠做到無視。
  
      抬起頭,看向自家宮主師伯,問道,“師伯,可是現在就要開始試煉?”
  
      宮主大人輕輕點頭,“你若做好準備了,隨時可以開始。”
  
      “那就開始吧,”蘇寒點頭,“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用,”宮主大人轉頭看向師父,見師父沒有反對,直接取出兩塊非金非玉的令牌。
  
      將其中一塊教給蘇寒,另一塊留在自己手中。
  
      “稍后,我會開啟試煉空間,將我手中的這塊令牌投入其中,令牌會隨機出現在試煉空間中的某一地。
  
      你身上帶著另一塊令牌,進入試煉空間中,你需要找到我手中的這塊令牌。
  
      當兩塊令牌合在一起,就能從內部打開試煉空間的通道,離開試煉空間。
  
      若無法尋到,你將永遠無法離開,直至困死在試煉場中。
  
      這種情況雖然少見,但歷代以來,也確有運氣奇差而歷練失敗者。
  
      此外,試煉空間中有宮中歷代前輩坐化前遺留下的試煉與機緣。
  
      能夠闖過試煉,就能得到相應的機緣,能取多少,全看個人。”
  
      不含情緒的,一口氣用平淡的語氣說完這番話,在蘇寒都替她覺得累的時候,宮主大人看向蘇寒,問道,“你可準備好了?”
  
      蘇寒點頭,“隨時可以。”
  
      宮主大人輕輕點頭,揮手將手中令牌丟向身后連接太陰星與月寒宮所在小世界的通道。
  
      “唰”令牌沒入虛空,消失不見。
  
      下一刻,蘇寒手中的令牌似被激活,連帶著蘇寒一起,一同消失在眾人眼前。
  
      隨著令牌和蘇寒一同的消失,宮主大人取出一面銅鏡。
  
      抬手在銅鏡上輕輕一拂,鏡面上露出試煉空間內的畫面。
  
      輕輕向上一拋,銅鏡融入虛空,在虛中投影出肉眼可見的畫面。
  
      畫面中,蘇寒的身影穿過空間通道,出現在試煉空間之中。
  
      看場景,他出現的地方似乎是一個山洞之中。
  
      洞中不見明火,卻又皎潔月華憑空灑落,使得洞中雖然沒有陽光,卻明亮的一切都清晰可見。
  
      畫面中的蘇寒現身山洞之中,短暫的迷茫過后,開始四顧打量起了周圍的環境。
  
      隨著蘇寒視線的轉動,映入眾人眼中的投影畫面中也顯露出了更多的景象。
  
      左看、又看、上看、下看。
  
      當蘇寒的視線下移,落到他慣用的右手邊觸手可及的一塊凸出的石臺上時。
  
      畫面中的蘇寒還好,畫面外,通過投影畫面圍觀著蘇寒的入門試煉的月寒宮眾人,卻忍不住齊齊倒抽一口冷氣。
  
      看著那石臺,所有人心中不約而同的閃過同一個念頭:
  
      假的吧!
  
      一定是假的吧!
  
      想她們當初的入門試煉,雖然也有的過得容易些,有的過得尤為艱難。
  
      但再怎么容易些,也是在試煉中經歷了重重磨難,才尤為艱難的找到了另一塊令牌,打開了離開試煉空間的通道。
  
      可是現在這是要鬧哪樣?
  
      看著蘇寒右手邊的石臺,看著石臺上那蘇寒本人都不用換姿勢,伸伸手就能拿到手中的另一塊令牌。
  
      所有人都覺得這試煉還能再假一點嗎?
  
      如果不是知道入門試煉根本做不得假,她們都忍不住懷疑是不是宮主幫著她這位新入門的師侄作弊了。
  
      這般堂而皇之,將她們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
  
      然而
  
      正是知道入門試煉做不得假,沒有作弊的可能,眾人心中才更覺得荒唐。
  
      這尼瑪還能更假一點嗎?
  
      還能更離譜一點嗎?
  
      下一刻,一道在試煉空間中響起的聲音用事實告訴了她們有!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