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西游三千界 > 第1010章 煉腰壺

第1010章 煉腰壺


  
      南宮煌掃了掃四周,說道:“這么古怪的地方,我看未必能找到什么可口的東西,我們……”
  
      “誰說要找東西吃了?嘻嘻,你不知道吧,龍瀚他可是隨身帶著很多好吃的東西呢,走吧走吧,我們趕緊去找一個地方坐下來!
  
      溫慧次見識了龍瀚隨時取出大把食物的手段,所以這次她一點也不擔心會挨餓。
  
      “隨身帶著許多吃的東西?”
  
      南宮煌詫異的看了龍瀚一眼,將他下下都看了一遍,卻也沒有看到他的衣服面有帶著什么吃的東西的樣子。
  
      他暗自揣測著:“莫非,龍前輩他也跟自己一樣,懂得變戲法不成?將那些食物都藏得嚴嚴實實的……”
  
      “走吧,我看前面不遠處好像有一個石屋,大概是廢棄了的,我們去那里坐一會兒吧。”
  
      王蓬絮指著遠方的一個小小石屋,對眾人說道一邊說著,卻是一邊拉著龍瀚的手,向著那處石屋快步走去,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丫頭是想要做些什么呢,但是知道的人卻能猜的出來,這丫頭大概是餓著了,所以才這么急急忙忙的,想要快點吃到飽。
  
      后面的眾人依次跟了。
  
      只有南宮煌依舊在心中嘀咕著,這位前輩到底把食物藏到了什么地方呢?
  
      “誒?里面有聲音,該不會是已經有人了吧?”
  
      剛一走到石屋門口,王蓬絮便聽到里面絮絮叨叨的好像傳出了許多聲音,有些失望的猜測。
  
      “有沒有人,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拉著王蓬絮的小手,龍瀚微微了笑,拉著她向里面走了進去。
  
      不得不說,妖界就是妖界,長得像人的還是占少數的,一進來,兩人便看到一只磨盤大的火紅色癩蛤蟆,還有一黑一白兩只人那么大的鳥。
  
      顯然,這三位都是妖怪。
  
      對于屋中進了人,三個妖怪并沒有注意到,只是在各自爭辯著胡扯!
  
      “啊,都是你不好,是你沒有看住那家伙!”一只鳥喊道。
  
      “你什么時候讓我看住他了?誰規定我必須看住他了?憑什么要我來看住他,呱呱!”
  
      蛤蟆顯然不想背這個黑鍋,堅決回應道。
  
      與尋常癩蛤蟆不同,這只癩蛤蟆的身后還拖著一小節尾巴,左右搖晃著。
  
      “他就在你身邊,怎會一下子不見的?不然你就是他同伙!”又一只小鳥喊道,顯然,在這種情況下,鳥鳥相幫也是必須的。
  
      “呱呱!你們兩個少一個鼻孔出氣,有本事去把他抓回來啊。”癩蛤蟆不甘示弱地道。
  
      “請問?”
  
      龍瀚開口打斷了三只妖怪的爭論。
  
      三只妖怪都轉過身來,看著龍瀚和王蓬絮。
  
      “啊?你們是誰!是不是你們把那家伙藏起來了?”
  
      “呱呱呱!看吧,他們什么時候講來的,你們也不知道,怎么能怨我呢?”
  
      眼見著三只妖怪又要吵起來,龍瀚無奈的揉著腦袋,嘆氣道:“你們要找的是什么人啊,我能不能幫忙啊?”
  
      還未等三妖回答,王蓬駕卻是眼前一亮,指著一邊推著的一堆果子,問道:“那是什么?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王蓬絮的話,讓得三妖警惕的看著王蓬絮。
  
      “小心,他們要搶東西!”
  
      王蓬絮面色訕訕,但卻很快又變作了輕盈的微笑,道:“三位誤會了,我們是來幫你們的,要是你們有什么麻煩,盡管說給我們聽,那家伙再厲害,也比不過我們六個,是不是?那家伙跑了,我們幫你們找,他長什么樣子?”
  
      “一只死貓,臭貓,爛貓。”
  
      黑色大鳥氣憤的說。
  
      癩蛤蟆卻是說道:“貓倒是貓,卻不是死的,不然也不會不見的。”
  
      紅鳥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本來說好的,他要用一百個‘如意果’,來換我們的‘煉腰壺’,可是這家伙只拿來十幾個‘如意果’,就把我們的‘煉腰壺’騙走了,一眨眼就不見了。”
  
      “煉腰壺,如意果,都是什么東西?”
  
      龍瀚倒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東西,好奇的問道。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可見也沒什么本事,還胡吹能幫我們呢!我鏗鏘真君大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更做不到了,呱呱呱!”
  
      癩蛤蟆的語氣,竟像是有些瞧不起人的樣子。
  
      “哼,我看你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說不清楚!”
  
      就在此時,一直躲在外面的南宮煌卻是走了進來,對三妖說道。
  
      三妖沒有在意多進來了一個人,甚至后面進來了一大群人,他們也沒在意。
  
      而讓他們無忍受的是,這個人居然說他們不知道,還說不清楚,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到這里,那名黑色大鳥再也忍不住,開口說道:“哎呀,我知道,‘煉腰壺’可以讓妖怪變樣子,本來變化的法術很難練,一般會十幾種變化就很不得了啦,可‘煉腰壺’可以讓你有千變萬化,但是時靈時不靈的,比不自己練出來的那種順手。但即便是這樣,也是個好寶貝,我們在鎖妖塔中千辛萬苦才將它帶出來的。”
  
      按照這三妖的說法,煉腰對于那些連變化都不能好好掌握的小妖怪來說,確實算得是寶貝了。
  
      而如意果卻是尋常的東西,只可以讓身體變大變小。
  
      不過,對龍瀚而言,如意果的用處反而要大了不少。
  
      讓身體變小,那可是比起變化來說,是更加了不得的能力呢。
  
      畢竟變化之道,再怎么神奇,也不過是用來騙人耳目的障眼法罷了,在真正有能耐的人面前,一點用處都沒有。
  
      這又不像是西游世界里面那樣,變作蚊子就真的讓自己成為蚊子了。
  
      原來是一只貍貓妖怪說是要跟三妖換煉腰壺,說好的用一百個如意果來換一個煉腰壺,這樣他們三個就可以平分了。
  
      但是卻被那貍貓使計,先用十幾個如意果來看一看煉腰壺,結果拿了煉腰壺,便咻的一下消失不見了。
  
      這才讓得三妖氣憤不已。
  
      “看來,是他拿了煉腰壺之后,就吃了如意果,縮小走人了。”
  
      一邊說著,龍瀚的視線卻是瞅到了一邊的王蓬絮身。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