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白蛇再起 > 第二百三十二章:內丹

第二百三十二章:內丹

    見許仙居然身懷挪移虛空的道術,并且不受自家禁天鎖地之術的影響,王道靈與吳穹二人無不變色,如此一來,想要擒捉許仙的難度又無限止的提高了許多。
  
      王道靈遠望著許仙的身影,心中說不出的憋屈,他原以為對方不過是一普通人,結果大意之下被騙取了三道靈符。若是如此也還罷了,偏這許仙一身道術玄奇無比,竟然絲毫不下于己,自己與吳穹兩人聯手,鏖戰許久竟然還拿不下他。
  
      他越想越是煩躁郁悶,一張臉憋成了蛤蟆色。
  
      吳穹心中卻又是另一番想法,他見許仙十分難纏,反而越發興起,起了心思,非要將他拿下不可。自他修成陽神境以來,便一直在鳳凰山中修煉,少有與人斗法之時,好容易棋逢對手,自是見獵心喜。
  
      不過他也知曉自己已經將許仙徹底得罪了,結下如此大怨,亦非要分出個勝負高低不可。
  
      王道靈神色難看,如吃了一坨蒼蠅也似,對吳穹道:“接下來卻是不可留手了,我纏住他,賢弟你從旁輔助,若有機會,直接將之斬殺!”
  
      言罷大喝一聲,將桃木法劍召回,握于掌中,向著許仙沖殺去。
  
      他知道許仙有挪移虛空之法,就算自己再如原來那般遠程釋放法術,除非能夠封鎖四方,否則對他難以造成威脅,倒不如干脆執劍沖殺,與之近身相斗。
  
      許仙見王道靈殺來,淡淡一笑,將赤淵劍取出,寶劍赤芒閃爍,在陽光下猶如一塊血玉。
  
      吳穹見狀,將手中元磁真瓶催動,對著赤淵劍一晃,便自瓶口中噴出一道元磁真光,向著赤淵劍落來。
  
      許仙既知他有此法寶,又怎會毫無防備,左手并指于劍身上一劃,就有黑白二色玄光流轉,散發出陣陣太極之意,陰中抱陽,陽中抱陰,絲絲道氣彌漫。
  
      那元磁真光落到劍身上,被這陰陽二氣一沖,登時消散了不少,剩下的些許落到赤淵劍上,劍光只是稍稍有些黯淡,并沒有像晃銀圈那般失去威能。
  
      赤淵劍雖然同在五金之器的行列,但許仙以劍身當中的陰陽二氣向抗衡,相當于給寶劍附著了一層防護,元磁真光的威力自然大大削弱,還沒到打落法器的程度。
  
      這時王道靈已經持劍殺來,桃木法劍斬向許仙的脖頸,他倒也了得,把手一晃,登時分化出另外三道劍光,向著許仙身上各處要害落去。
  
      這就是劍術高超之輩的可怕之處,劍,本就是殺伐之器,再憑借著一手劍光分化之術,同階修士中殺伐第一。
  
      王道靈雖算不上真正的劍仙,但將劍光修到了能夠化出另外三劍的程度,已經極為難得。
  
      許仙將赤淵劍在身前一劃,擋住迎面而來的法劍,同時施展太乙陰陽遁法,在劍光形成合圍之前就已經挪移到王道靈身側,執劍削向王道靈后頸。
  
      王道靈心意一轉,劍光陡然一變,嗡嗡震動,猶如虹光,再次向許仙刺去,同時足踏步法,避過許仙這一擊。
  
      他仗著劍光分化的厲害不斷逼迫許仙,盡展殺招,然而許仙遁法在身,每每總能提前躲避開來,根本不給他分毫機會,且不時反攻一劍,憑借著身法的詭異,讓他不得不防,好不難受。
  
      兩人你來我往斗了十幾招仍是不見高低,一旁的吳穹卻看不下去了,遙遙操縱著七口天芒神刀,斬向許仙。
  
      許仙身邊撐起一層真火玄光,不斷抵擋兩人的攻勢,心中卻暗暗思量著,眼前這兩人都是陽神境的修為,守望相助,這般纏斗下去,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分出勝負。
  
      如此一來,就只有先全力斬殺其中一個,接著再收拾另外一人。
  
      許仙心思百轉,心中已有定計,看了身前的王道靈一眼,嗤笑一聲道:“王道靈,虧你修行幾百年,難道就這些本事?”
  
      “姓許的,你休要猖狂!”
  
      王道靈聞言雙目一豎,眼露寒光,喝道:“今日老道便擒捉了你,看那白素貞如何自處!”攻勢又兇猛了幾分。
  
      許仙避過劍勢,呵呵笑道:“憑你的本事也想對付姐姐,真是笑話,我看你這輩子都沒有希望了。”
  
      “氣煞我也!”
  
      王道靈越打越是煩躁,只覺對面的許仙比泥鰍還要滑溜,此刻再聽他出言譏諷,更是怒從心中起,直沖天靈蓋,破口大罵道:“混小子,等我捉到了你,必叫你嘗盡人間極刑,看你還嘴不嘴臭!”
  
      許仙這時劍光一緩,似乎有失。
  
      王道靈見狀,心中大喜,毫不猶豫的張口吐出一團腥臭無比的毒氣,乃是他背上毒瘡所產毒液所化,劇毒無比,迎面就向許仙罩來。
  
      與此同時,把法劍一縱,又自分化出數十道凜凜劍光,包圍八方,將許仙圍攏在中央,又取出一小抔云英罡砂,湊到嘴前一吹,霎時形成一大片罡砂之云,向許仙刮去。
  
      王道靈三重攻勢齊出,顯然是怒到了極點,非要將許仙捉住不可。
  
      看著被自己氣得面色漲紅,幾乎失態的王道靈,許仙神色仍是平靜,眼見那毒氣與砂云刮來,他把劍光一催,赤淵劍上陰陽二氣流轉,驟然斬出一道兩色玄光,暗合兩儀之意,猶如磨盤,須臾就將那毒氣砂云斬開。
  
      這時那數十道劍氣已然臨身,許仙拂袖一揮,丟出三張明黃色的符箓,起法力一引,靈光爆發。
  
      一點靈光落到身上,形成一尊金甲巨人的模樣,將自己守護在其中;另外兩張符箓卻是爆炸開來,形成兩條通體赤紅的火龍,咆哮著向前沖去。
  
      火龍同劍光撞到一起,頓時雙雙潰散,許仙尋此空隙,自其中一沖而出,任憑身后的幾道劍光斬落到身上,發出叮當碰撞之聲。
  
      金甲巨人一陣黯淡,卻未能被突破,許仙卻憑借劍光之力,前沖的速度再次加快。他看了一眼王道靈,施展太乙陰陽遁法,霎時挪轉虛空,來到后者身前,手中持劍,立劈而下!
  
      王道靈道心已亂,更沒想到許仙居然輕易就突破了自己的重重攻勢,不由悚然一驚,眼見寶劍落下,連連向后退去。
  
      許仙卻如影隨形,一點劍芒始終不離其體,反而越來越近。
  
      王道靈驀然感覺心臟一緊,似乎被一只無形大手捏緊,不敢有絲毫猶豫,張口吐出一顆暗金色的寶珠,撕裂空氣,向著許仙當胸打去。
  
      這寶珠色呈暗金,靈光閃耀,周圍隱隱有毒云籠罩,正是王道靈的內丹,乃是他一身道行法力的結晶,無堅不摧,比之任何祭煉的法器都要厲害,同樣也是他身上最貴重的東西。
  
      許仙還未如何,遠處瞧見這一幕的小青眼睛卻已微微發亮。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