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一號警官 > 第1082章 不樂觀的現狀

第1082章 不樂觀的現狀


  
      丁凡身的傷口,在一次被撕開,鮮血早就已經侵透了他的衣服,順著衣角落在了地,要不是周小豪突然發現了地的血跡,其他人還以為他沒有受傷那!
  
      這別墅里面什么都有,準備的十分齊全,醫生護士都是必備的,只是一直都潛伏在這個別墅里面,一般時候外人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的特長和本事。
  
      姜寧以前就是專業的醫生,因為家里人被外面的鬼佬害死,一心想要報仇,只是她沒有這個能力,好在是遇到了周小豪,被安排在了這里暫住,平常還有外面的老人負責傳授他們戰斗和槍械的使用,就是希望有一天,她們能跟外面的那些鬼佬惡勢力對抗。
  
      有了現成的醫生和護士,加藥材和設備都是齊全的,這一次丁凡身的傷算是徹底有人處理了,總好過被人綁的好像一個粽子一樣了。
  
      只不過他這一身的傷痕,著實有點叫人看的觸目驚心,不只是醫生姜寧看的膽戰心驚,就連這些跟著他一起來的兄弟們也不知道他身竟然有這么多的傷疤。
  
      眾人里面,尤其是周小豪看到這一身傷疤之后,羨慕的差點都要留出口水了,不僅不像其他人一樣,不忍直視,反倒是有點躍躍欲試的想要伸手摸一下。
  
      在他看來,身有這樣的傷疤,足以證明很多東西。
  
      一個男人的身要是沒有幾條傷疤在身,他就覺得好像少了一點什么東西,反倒是像丁凡現在這樣,才更給人一種踏實感。
  
      至于他身的那一道紋身,就更加吸引他的眼神了。
  
      “老大,這些傷口,都是怎么留下的,你難道過戰場嗎?”
  
      周小豪坐在丁凡的對面,看著他身的傷疤,實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了。
  
      其實好奇的人也不只是他一個,圍攏在周邊的人,誰不好奇呀!
  
      就是李向南跟了丁凡這么長時間,也不知道他身原來還有這些傷口?
  
      因為他認識丁凡的時候,就是在國內,似乎國內也不可能留下這樣的傷痕,實在叫他想不通這一點。
  
      “別問這些了,你要是不想將身體禍害的跟我一樣,今后就不要在碰那些不該碰的東西,今后好好的做一個商人,繼承你的家業,這樣就挺好的,你這樣的生活,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姜寧小心翼翼的幫丁凡處理了身的傷口,重新幫他將衣服穿好,默默的走出了房間,可她的眼中卻時不時的出現一個渾身都是傷痕的身影。
  
      她也不知道,這個身影是什么時候走進她心中的,或許是從她看到丁凡身的傷口那一刻開始的。
  
      丁凡身的刀傷已經有一段時間,這一點她一眼就看的出來,拖著這樣的傷,沖進王博成的家里,在槍林彈雨中將人救出來,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或許就是在那一刻,丁凡的身影,走近了她的心里。
  
      不管別人怎么想,丁凡現在有一件最擔心的事情,需要他盡快想辦法應對。
  
      那就是白頭翁現在的情況十分不好,甚至隨時都有可能會出現自殺的情況,短時間來說,可以叫人時刻看著他。
  
      但時間長了,白頭翁跟境外的貨源失去了聯系,難保那邊的人不會放棄他,到時候有可能會換個人過來接手這邊的生意。
  
      為了接近白頭翁,丁凡已經用盡了各種手段,這才好不容易帶著這些兄弟們站穩了腳跟。
  
      要是突然在這個時候換人,之前做出的所有努力,就算是徹底廢了。
  
      可現在,說什么都來不及,要是之前就叫人跟著護航就好了。
  
      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將特區這邊的事情,想的還是太簡單了,根本不了解這邊的情況有多復雜。
  
      為了這件事,丁凡一連幾個晚都睡不好覺,整晚整晚的想這件事。
  
      一轉眼就是三天時間過去了,可白頭翁依舊沒有好轉的跡象,整個人的精神十分萎靡,甚至時不時的還要在房間里面鬧一場。
  
      丁凡也有點無奈了,至于白頭翁之前說的那個電話,已經叫人去查了,只是短時間來看,沒有一點線索。
  
      原本丁凡也想過,這個電話號碼會不會有什么問題,畢竟他已經幾乎忘了面前的人是什么人了,還能清除的記得這個電話嗎?
  
      矛盾的心里,幾乎一刻不停的折磨著他,只是眼下一點辦法都么有,就連黎碩聽了他這邊的情況之后,八成也會說是在不行,就叫他先帶人回去,先從境內這邊下手,將這邊的毒販都打掉。
  
      至于境外的那些大毒梟,今后在想辦法好了。
  
      雖然丁凡有點不甘心,可現在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先帶著白頭翁回去了。
  
      可就在丁凡這邊打算動身的時候,姜寧去攔住了他。
  
      “他現在的身體,根本就沒有辦法長距離的轉移,時間的轉移,對他的身體負擔很大,最少也要在等一個星期的時間,他的身體才能勉強恢復。”
  
      丁凡看了一眼還在床睡覺的白頭翁,有點不甘心的問道:“他的情況不好我知道,但現在外面的鬼佬到處都在找我們,時間拖得太長了,遲早要找過來的,帶著他回東海,我們可以直接將他送到醫院去,那里的治療條件應該對他來說,更有效果吧!”
  
      其實這樣說,只是為了能掩人耳目,畢竟丁凡的身份,現在還不能亮出來,一旦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事情恐怕會有點麻煩。
  
      誰知姜寧這個人十分認真,說什么都不同意,手還拿著一份資料送到丁凡的面前。
  
      “我檢查了他身的血液,很明顯之前有人在他的身用了致幻類型的藥物,我分析是東莨菪堿,而且注射的量可不小,你要是帶著他回去,他很有可能會在路突然發作,最后死在路,這是你想看到的嗎?”
  
      東莨菪堿?
  
      怎么又是這東西?
  
      之前在一次案子中,丁凡跟這東西有過一次接觸,深知這東西的危害性。
  
      想不到黑市使用的逼供藥水,竟然是這東西。
  
      當年只是在案子中見識了這東西的危害,可在境外的時候,這東西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了。
  
      冷戰時期的特工逼供最常用的就是這東西,可后來之所以取替了,就是因為這東西本身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能成功,有時候被審訊者被注射了之后,說出來的話依舊有一部分是假話。
  
      所以后來這東西才被取替了的,想不到現在這東西落在了鬼佬的手,他們竟然還在用。
  
      “我聽說過這東西,聽說對人的大腦會有很嚴重的影響,你就給我一句實話,還有治愈的可能嗎?”
  
      聽了姜寧的話之后,丁凡想了很長時間,最后還是抱著最后的一點希望,想要問問到底有沒有一點希望。
  
      他是多么希望姜寧能給他一個滿意的回答,可最后姜寧卻十分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果是東莨菪堿的話,他的大腦受到影響是必然的,這一點誰都幫不了他,可是我現在也不確定就一定是東莨菪堿,如果不是的話,一切都還有機會。”
  
      雖然丁凡不是很明白姜寧這是啥意思,但她說還有機會,這就是好事。
  
      現在只要是還有機會,丁凡寧愿冒險,也要再嘗試一下才行。
  
      “我之前在檢查他身體的時候,發現他身除了一些皮外傷之外,還有一些細小的針孔,如果是東莨菪堿的話,其實一針就夠了,根本就沒有必要在打第二次,可他身的針孔卻多的有點叫人想不通,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如果他身真的被人注射了很多的東莨菪堿,你帶回來的只能是一個死人,所以我懷疑這一次被人注射的藥物只是類似東莨菪堿的藥物而已。”
  
      這就好辦了,想要知道當時白頭翁被人用了什么藥物,現在找李斯問一下不就知道了?
  
      白頭翁被人逼供的時候,本身就是他在經手的,找他問一下,想來很快就有結果了。
  
      本來這件事丁凡是想親自過去問的,可周小豪對于這件事十分心,一聽說要審問李斯,他比誰都積極,接下這個任務之后就匆忙下去了。
  
      沒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周小豪就從樓下返回來,一臉興奮的進來就跟丁凡匯報。
  
      “老大,我問清楚了,藥是李斯這個小子買的,鬼佬拿了錢給他,叫他買逼供藥水回來,但是這個小子把錢扣下了,用了一些一般的致幻藥物,錢都被他自己瞇下來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那!
  
      本來丁凡都有點想放棄了,畢竟東莨菪堿這東西的威力,對人體造成的傷害都是永久性的,只要不是那東西,一切就都有機會了。
  
      看了一眼床還在熟睡的白頭翁,丁凡深吸了一口氣,對姜寧問道:“有什么辦法能治好他現在的情況嗎?從被我們救回來到現在,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昏睡中度過,就算是醒來的時候,也是昏昏沉沉的,有沒有機會完全治愈他現在的情況?”
  
      說實話,這一點,丁凡有點為難人了。
  
      雖然姜寧是個大夫,白頭翁現在的這個情況,有哪個大夫敢保證一定能治好啊?
  
      “不敢保證,按照我現在的能力,加這里的治療水平,他這種情況,我沒有辦法做出保證,只能盡力維持他現在的狀態,不會在繼續惡化下去。”
  
      剛剛燃起了一點希望,想不到這么快就破滅了。
  
      還以為不是東莨菪堿就沒事了,現在看來,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就在丁凡為了這件事還在犯愁的時候,李向南從下面跑了來,手里拿著一個電話,進門對他說道:“閻哥,境外打電話過來,說是白老大的家人,他們今天晚會登陸過來接他回家。”
  
      白頭翁的家人?
  
      丁凡記得白頭翁之前說過,他的家里已經沒有人了。
  
      這個所謂的家人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
  
      會不會他們所謂的家人,就是境外的貨源?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