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瘟疫醫生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疑似的怪病

第三百六十七章 疑似的怪病

一個晚上看了有100個急診,劉國林早已累得前胸貼后背了,一回到宿舍收拾完,往床上一躺很快就迷糊睡去。
  
  他的手機已經設了震動,他有個護士女朋友,也是這家醫院的,現在值著班呢,沒什么過不過節的。
  
  事情果然如此,劉國林這一覺就睡到不知道什么時候,直到房門被砰砰地敲響,有人越叫越大聲:“老劉,老劉!”
  
  誰啊……什么時候啊,三更半夜的叫魂呢……
  
  劉國林很不情愿地睜開眼睛,拿過床頭柜的手機看了眼,卻見已經是早上六點了,15個未接來電……他頓時驚了驚,打開一看,倒不全是女朋友打來的,多數是李主任打來,就在這半個小時多的時間內。
  
  精神這一個激靈,他也聽清楚了外面叫門的是科室的女同事張文君,這家伙不是要接日班嗎……
  
  出事了?劉國林心頭驚突,看著這些未接來電,出什么事了……
  
  “來了,來了。”他連忙起身,穿上條褲子,拉過一件襯衣披上,就趕緊去開門。
  
  只見張文君焦急地站在門口外面,一見到他,她頓時抱怨道:“怎么不接電話,還以為你失蹤了,啊睡著吧,你可睡得真沉實……天機局快來人了,趕緊收拾一下,主任那邊都急壞了,院長他們全來了,哎喲快啊你!”
  
  劉國林聽得真是蒙了,什么……?天機局來人了?
  
  他隨即想起昨晚最后看的幾個診里的那個小女孩,眨眼睛,發出怪異的聲音……這、這真的跟超自然力量有關?
  
  怎么會,患者明明看著什么事情都沒有,生命體征一切都正常……那是什么病嗎,有傳染性嗎,應該沒有,否則現在來敲門的應該是穿著防護服的疾控人員吧……
  
  在紛亂的想法中,劉國林急忙去衛生間洗漱了一下,披上件白大褂,就跟著張文君前去門診大樓那邊。
  
  南鄉市第三人民醫院雖然是三甲醫院,但即使在市里也從來不算是什么大醫院,不過這天一大清晨,隨著鄰近的東州市天機局一個電話打下來,醫院很快就被警察和疾控封鎖,這里有了另一番景象。
  
  院長、副院長等高層都紛紛趕來,急診科主任張棟梁、兒科主任周貴紅等人,都往隔離病房區大廳涌去。到了劉國林趕到再換上輕型防護服的時候,這里已是一大群大人物,他這個小醫生倒成了很晚到來的那個。
  
  “小劉,你真的是!”張主任一看到劉國林,急得幾乎就要罵人,“你可捅了個大簍子了。”
  
  “主任,我……”劉國林欲言又止,最后還是沒說什么,默默地背上這個鍋。
  
  旁邊不遠的院長他們也都投來目光呢,頗有點嚴厲,劉國林背鍋的同時心里還真有些忐忑,感覺要倒霉了。
  
  “你還真別不服氣,你自己去看看。”張主任氣嘆一聲,“三位患者,癥狀相同,流行病學特征相同。”
  
  劉國林一怔,往走廊走了幾步,往三間隔離病房看了看,里面各自關著一個小孩,都由其父母焦慮地陪同著,三位患者都是5-7歲的年紀,都是女孩,昨晚他看診的郭沁穎是其中一個。
  
  “什么情況啊……”劉國林向旁邊的張文君輕輕問了聲,這怎么像是傳染病……
  
  這么明顯的群體特征,已經符合流行病學的疫情暴發。
  
  “還不知道。”張文君也是小聲說,圓框眼鏡后的眼神挺疑惑的,“張主任、周主任他們有常規判斷,很像是妥瑞氏癥,但妥瑞氏癥在學前兒童的發病率是約1%,一個患者還沒什么,一個晚上我們這三個患者,這不正常啊……”
  
  妥瑞氏癥?劉國林一驚,卻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是了,自己昨晚怎么沒想起這個罕見病來……
  
  這時張文君把一疊資料遞給他,“趕緊看,東州天機局的人就來了。”
  
  劉國林接過資料立即翻看起來,看得額頭越發地冒出冷汗,糟了,真的糟了。
  
  妥瑞氏癥,又叫小兒抽動穢語綜合征。
  
  它的病因、病理都尚未明確,好發于兒童,一般是5-8歲起病,由兩種主要癥狀組成,抽動癥、穢語癥。
  
  抽動是指動作上的抽搐,患者會感到肌肉有一種不想要的卻忍不住的沖動,通常是從眨眼睛開始,到咳嗽、清嗓子、面部皺動等,往往會被別人誤以為是在做鬼臉,嚴重的話會蔓延全身,抽動發作時出現類似癲癇的癥狀。
  
  穢語則是聲音上的抽搐,患者突然發出古怪的聲音,聽著像是在罵人、學狗吠叫等各種詭異的怪聲。但穢語這種癥狀僅在少數抽動癥患者中出現。一晚三個患者,全部有著兩種癥狀,這當然不正常……
  
  正常的妥瑞氏癥沒有傳染性,不會對患者的智力與預期壽命產生不利影響。有些名人就患有過這種疾病,一些歷史學者懷疑莫扎特就患有穢語癥。
  
  大多數情況下,抽動和穢語是不需要治療的,目前也沒有好的藥物治療方法。
  
  患者需要的是心理治療和行為管理,學會怎么以這種非正常的姿態參與正常人的世界。不過患者會有更高發病率的合并癥,比如阿斯伯格綜合癥、高功能自閉癥、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等,要進行治療的往往反而是這些合并癥。
  
  問題在于正如張主任他們的疑惑……
  
  妥瑞氏癥發病率沒這么高,而且患者發病后,不是每時每刻都會抽動和發怪聲,而是間歇性地發作,一天多少次,或者幾天多少次,有的甚至一年中有一兩個月是完全不發作的,但過后又會那樣。
  
  并且大多數病患兒童到了青春期時,癥狀的嚴重程度會降低,許多患者成年后癥狀會完全消失。所以該病的患者不容易被正確識別,許多病情輕的患者甚至終生不知道自己有過這個病,只是被家長、老師、朋友等認為這家伙從小就調皮、古怪、好動、沒有禮貌、無端端就做鬼臉和罵人之類。
  
  尤其是國內該知識還不普及,老一輩的家長基本上是不會注意的,年輕家長懂得的也不多。
  
  因此他們醫生很久都確診不了一個妥瑞氏癥患者,現在一下子三個……
  
  這怎么回事?劉國林有些茫然地又看看不同隔離病房里的那三位患者。
  
  這種病是高發于男性的,發病率是女性的3-4倍,這也使一些家長受文化誤導,以為男孩熊一點是正常事。
  
  可是現在……全部是小女孩……
  
  還不待劉國林把手上的全部資料看完,才剛剛早上六點半,東州天機局的人到來了。
  
  一隊是醫生,一個中年男人帶著幾個年輕人,還有另外一隊人,都穿上防護服。看到他們到來,院長、副院長、張主任等人,都連忙迎接上去,劉國林和張文君也跟在后面。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