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諸天之最強BOSS > 第四十九章 再見秀兒!

第四十九章 再見秀兒!

    遮天位面,黑暗枯寂的星空中,林諾皺眉漫步走來。
  
      他橫跨星空,一步就是一片星域,修為到了他這等境界,億萬里空間,在他腳下也不過是咫尺之間。
  
      這一路上,他所見到的都是殘破,就沒有見到一片完好的星空,許多星辰都碎掉了,宇宙塵埃漂浮,偶爾還有血與斷骨,以及兵器碎片,冰冷而寒冽。
  
      一路上,他沒有見到一顆生命星球,或許是生命星球已經被無始、不死天皇等強者轉移走,亦或者是在兩界大戰中消亡。
  
      直至來到北斗星域,他方才感受到了生命的氣息。
  
      如今的北斗星域外,被一座哪怕是林諾都感到心悸的超級大陣所遮蔽,而在大陣內里,林諾僅僅只是眸光一掃,便看到了數十顆修煉盛況極度繁榮的生命星球。
  
      果然如他所料,有潛力的生命星球,確實是被轉移了。
  
      林諾屹立在北斗星域外,并沒有進去,因為那云遮霧繞的大陣內,突然有一道光芒迸發而出,光芒中的身影,與他有著七八分相似。
  
      “父親!”
  
      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那身影踏在一尊巨鐘之上,散去身上的光芒,與剎那之間,來到了林諾身前。
  
      “言兒!”
  
      林諾神色復雜,看著那與他極為相似,甚至氣息波動還在他之上的熟悉面孔,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這些年,你受苦了!”
  
      父子之間時隔百萬年再次相見,林諾沉默片刻,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終于憋出了這么一句。
  
      “父親,我不苦!”
  
      無始搖了搖頭,神色間的激動之情稍稍收斂,感受著肩膀上所傳來的熟悉溫度,他笑道:“父親,能陪我走走嗎?”
  
      林諾點了點頭,漫步在黑暗枯寂的星空中,父子二人看著那冰冷而殘破的星空景象,一時四顧無言。
  
      “父親歸來,可有見過母親?”走過一片又一片星域,林言突然開口。
  
      “剛剛歸來,并未見到!”
  
      “父親,還是去見一見吧!”
  
      “她在何處?”林諾疑惑。
  
      “母親......已經來了!”
  
      林言莞爾一笑,抬手向著遠處高空指了指。
  
      林諾轉頭望去,只見一道身影從虛無中顯化出,如同自荒古歲月中邁步,掙脫了時間長河的束縛,活著進入當世。
  
      她的身影越來越清晰,秀發飛揚,衣袂獵獵,一個修長的身影豐姿絕世,宛若從天外世界中走來,她是這般的超然,如仙臨世。
  
      她的秀發輕輕飄舞,月白衣裙襯托出她婀娜傲人的仙姿,肌膚瑩白,如羊脂玉雕琢而成。
  
      隨著她漫步走來,整個宇宙星空在這一刻徹底凝滯,一股凌駕于紅塵仙之上的意志轟然降臨,似乎將整片宇宙星空完全凍結。
  
      望著那風華絕代美的有些不真實的女子,林諾張了張嘴,一時間,竟然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他不清楚,眼前的女子,還是不是他的秀兒,亦或者,只是此界的天道。
  
      “夫君......好久不見!”
  
      女子靜靜地看著他,神色間沒有任何波動,但那熟悉的聲音,還是將林諾從恍惚中拉回了現世。
  
      “你現在,屬于什么狀態!”
  
      對著那熟悉的身影深深凝視一番,林諾低聲問道。
  
      “宇宙意志已被我掌控,但七情六欲喜怒哀樂之類的情緒波動卻很難再擁有!”
  
      林諾心里一顫,他明白,這就是當年秀兒強行證道成帝后所要付出的代價。
  
      “父親,我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就先走一步了!”
  
      說話間,林言對他使了個眼色,隨后深化流光,消失在了星空中,給二人留下了充足的獨處空間。
  
      并肩與秀兒在虛空中走著,二人誰也沒有開口。
  
      林諾心里有些哀傷,這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特別沒用,本該需要他承擔的責任,卻是落在了妻子和兒子身上,這種感覺,很不好受。
  
      “夫君,這樣的我,你是不是不想要了?”
  
      不知走了多久,秀兒突然開口,眼眶有些微紅,看起來,有些難過。
  
      而隨著她那風華絕代的身軀上浮現出難過的氣息,頓時間,整個宇宙星空開始劇烈震蕩起來,一道道空間大裂縫從四面八方被撕裂開來,無數的星辰被吞噬入其中,整個一副宇宙要進入末世的場景。
  
      下一刻,秀兒輕輕閉上了眼睛,再次睜眼時,整個人再次恢復了之前古井不波無欲無求的境界。
  
      “我是天道,每一次產生情緒波動,對于宇宙來說,都是一次毀滅性的大災難......宇宙萬靈我可以不在乎,但這里畢竟是言兒的家鄉,我不能讓他無家可歸!”
  
      林諾心里一疼,牽起秀兒那冰冷刺骨的手掌,將她整個人攬入了懷中。
  
      秀兒眼眸微微有些顫抖,但卻沒有絲毫的反抗,很是順從的倚在了他的肩膀上。
  
      “夫君,我的記憶沒有任何問題,除了不可產生人類的感情波動外,并不影響什么......我依然是你的妻子,是言兒的母親,你別不要我,好不好?”
  
      秀兒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平靜,但林諾知道,她在極力的克制著自己的感情波動。
  
      “放心吧,莫說你是天道,哪怕你以后成了高高在上的大道,那也是我林諾的妻子!”
  
      “夫君不生氣?”聲音略帶冷漠,但林諾知道,這個問題,秀兒恐怕早已憋了許久了。
  
      “為何要生氣,我林諾的妻子若是大道,我嘚瑟還來不及呢,為何要生氣?”說到這里,林諾俯身在她耳邊低聲道:“別人都是睡老婆,我卻是睡大道,是不是很刺激?”
  
      聞言,秀兒面色頓時羞紅一片,但隨著宇宙星空轟隆崩碎的聲音響起,她很快便再次恢復了剛才冰冷淡漠的狀態。
  
      “夫君既然有這個心思,妾身自會努力幫你完成心愿!”
  
      話語落下,秀兒是身影開始逐漸消散,唯有一道清冷的聲音,響徹在林諾耳旁。
  
      “夫君,離開這里吧,你的道路在諸天萬界,未來或許將有大變故,莫要拘泥于此界之中!”
双色球蓝球字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