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 第一百八六章 收禮收到手軟

第一百八六章 收禮收到手軟

小仙子在釀酒,眾真人們湊過去圍觀,每當她捧出酒醅,他們饞得兩眼冒綠光,軟纏硬磨地硬是磨了兩天才讓小仙子心軟,給他們一壇嘗鮮,眾人抱著酒醅連糟一起喝。
  
  黃酒不經蒸餾,正常情況下酒度低,小蘿莉釀造的黃酒不是一般的黃酒,發醏的酒醅酒度達到八十度以上,再用靈植靈泉水沖和再發酵一次,酒醅全部降解,最后沒有酒糟,酒度平均大約五十∽六十度之間。
  
  若想要酒度更低,還可以多沖一些靈植靈泉水,樂同學釀造了不同酒度的黃酒,酒度最低的三十度,最高八十度。
  
  她給真人們嘗的一壇酒醅酒度大約八十五度,重二百斤,也等于是一壇純正的黃酒。
  
  喝了一壇純黃酒,真人們意猶未盡,默默的又坐守在旁,希望小仙子看他們可憐再扔幾壇給他們過把癮,然而小仙子不上當,再不慣他們,真人們憂傷的當空氣。
  
  就在真人團們眼巴巴的饞酒喝時,玉嵐宗玉清宗去莽山秘境的探險團抵達明月帝都,兩宗團隊到皇宮露了個面,婉辭了北庭帝君,瀟瀟灑灑的跑小仙子住的園林湊數。
  
  玉嵐宗玉清宗的掌門再次領隊探莽山,他們原以為小仙子和真人團們早已經出海游歷,直到在看見照沐明月帝國的魂玉光芒時才猜知小仙子還沒遠游,又聯系了羅城幾人得以確認,十分驚喜,哪里愿意住皇宮的朝仙宮,當然去找小仙子啦。
  
  玉嵐宗玉清宗的人馬順著羅城等人指引,輕而易舉的找至園林,進法陣,與諸宗長老真人們碰面。
  
  他們是中午至明月國帝都,樂同學晚上設宴為兩宗弟子洗塵,眾人其樂融融,相談甚歡。
  
  兩宗的探險隊有辟谷期金丹期修士,人數也有點多,住宮殿不方便,離掌門將人造洞府扔出來,讓兩宗弟子們住洞府好生修煉。
  
  安排好了弟子們,兩位掌門與五宗的長老們住小仙子的木屋,直到第二天,離掌門才有空單獨與小仙子會晤。
  
  簡單的寒暄過幾句,離掌門開門見山的說目的:“小仙子,玉嵐峰山頂的大人說他的雷劫快來了,時間大約在二十年之三十年之間,大人的雷劫是不是飛仙雷劫?”
  
  某位非人物終于要應雷劫了啊?樂韻目清眼亮:“不是飛仙。那位前輩的來歷不凡,他至今還沒經歷雷劫,現在雷劫總算快來了,是好事。”
  
  “小仙子這樣說,我也放心了。”玉嵐主峰上的大人是個謎,玉嵐宗弟子誰也不清楚,小仙子說是好事那定是好事兒。
  
  離掌門心底藏著的一絲不安消失,將一只儲物器遞過去:“這個是大人臨行前交給我帶來給小仙子,大人說玉嵐峰的冰蓮雪蓮花留著給小仙子你去采摘,你跑得沒了影兒,大人給采摘了。”
  
  “哈,我就知道前輩會幫我留著的,”樂韻笑咪咪的接過儲物器,將物品轉移到自己口袋,再轉移進去幾壇酒,將儲物器交給離掌門師叔:“師叔將這個帶回去,里頭有我釀的百花酒,也幫轉告玉前輩,請他別偷懶,記得要多多的釀果酒。”
  
  離掌門拿回儲物器,伸手揉小家伙的腦袋:“好啦,我知道了,你呀,是不是和大人分工了,大人釀果酒,你釀百花酒。”
  
  “沒有的事,我收集到的鮮花是要制藥的,只勻了一點點釀酒,師叔,你可不能打百花釀的主意,我就那么一點點,要配丹藥用的。”
  
  “好,我不打主意。”離掌門笑壞了,小家伙可能被木長老等人嚇怕了,無時無刻不防著人搶酒。
  
  離掌門師叔許諾不打百花釀的主意,樂同學放心啦,一步三晃的晃去繼續釀酒,做靈食。
  
  又過了四天,于十二月初九這一天,玉衡宗前往莽山的團隊抵明月帝都,朱爾巴掌門也親臨,他帶著人進皇宮打個照面,也旋風似的刮至園林。
  
  他們到達時還不到中午,朱爾巴掌門與木長老等人會晤后,挪著小山塔一樣的威武身軀,去大殿與小仙子說悄悄話,塞給她一只儲物器,擠眉弄眼的笑得露出白白的大牙:“小仙子,這是我故鄉的特產喲。”
  
  “哇,我知道了,是牦牛奶!”樂韻秒懂,將儲物器拿在手飛快的查看,有幾百萬斤的牦牛奶,還有羊奶和馬奶、駝奶,可見朱爾巴掌門對她的喜好有多上心。
  
  查過儲物器的大小,拿出只差不多容量的儲物鐲,將一些東西轉移進去,再還只儲物器給大塊頭掌門。
  
  朱爾巴掌門笑呵呵的拿回儲物器,伸手揉揉小仙子的腦頂兒:“小仙子不用省牛奶,我跟俗家說了,部落每年分出五分之一份的牛奶給你留著,直到裝滿儲物器為止,等你游歷回來,還有。”
  
  “朱爾巴師叔最知我心。”樂韻笑得快合不攏嘴:“師叔,晚上我用牦牛奶做個湯請您喝,保管您喜歡。”
  
  “行,我等著。”朱爾巴掌門笑得眼睛都找不著,當小仙子又塞來一壇酒,他抱著酒坐在一邊喝將起來,不能出去喲,出去自己的酒就會挨那些酒鬼瓜分掉。
  
  為了感謝朱爾巴掌門為自己收集牦牛奶,樂同學下午用牦牛胃和牦牛奶為原料配制出一鍋特制的營養湯,晚上盛情的款待玉衡宗的師叔師兄們。
  
  如今,她不心疼靈食原材,她大力招待各宗,五大仙宗的大佬們吃得開心,自然不會小氣,更不會讓她吃虧,會送她妖獸肉,她只管坐著收收收。
  
  羊毛出在羊身上,她消耗一份靈食,將來會有加倍的原材,用不著心疼。
  
  小仙子對每個仙宗一視同仁,熱情友好,玉衡宗與玉清宗的弟子也格外開心,與玉嵐宗弟子們親和如一宗。
  
  玉雪宗比玉衡宗遲了三天,半夜三更至明月帝都,沒去皇宮,先跑園林與西涼長老等人匯合。
  
  他們在園林安頓下來,天明后才差一位弟子去皇宮與北庭帝君和明月國朝臣們打招呼說玉雪宗已至,很明確的表示他們在園林住得挺好的,就不去朝仙宮住啦,挪來挪去的,沒得耗費人力物力,還給大家添麻煩。
  
  明月帝國的君臣們沒有半點異議,他們明白了,小仙子在三澤山園林,五大仙宗的仙人不可能住其他地方的,所以,仙人們愛住哪就住哪,只要他們高興就行。
  
  大陸最頂級的五大仙宗已有其四,只差一個玉霞宗,明月國君臣們覺得玉霞宗應該會去墨溱帝國,畢竟從北境至莽山,去墨溱帝國更順路。
  
  然而,他們想錯了,在十二月二十這天,玉霞宗的一支團隊駕臨明月國帝都,還是乘飛行器落在皇宮前,北庭帝君與朝臣們迎駕仙人。
  
  玉霞宗掌門率弟子們與帝君與群臣們聊了會,喝了茶,什么接風宴之類的通通辭拒,施施然的告辭,帶著清風陽光般的心情至園林與先到的四宗碰頭。
  
  東辰頂尖的五大仙宗聚齊,幾百號人,好不熱鬧,玉衡宗掌門也扔出一座人造洞府,讓五宗的弟子們自己想住就住哪,不用擠在一堆。
  
  玉霞宗是半上午至,樂同學中午以靈食大餐款待,又一次成功收買玉霞宗的師叔師兄們,私下里得到他們送的一堆禮物。
  
  五宗的掌門和弟子都有在私下里悄悄的給她送禮物,植物種子、普通靈植,茶葉、野菜嫩枝、各種花、野果野生菰米、蘑菇什么的,什么自制的石、木桶,炭和上好木料,什么都有。
  
  五宗私下里送她的禮物共塞滿了一個方圓四里寬的儲物器,她腰包很鼓,已經不用再自己滿山找茶葉采摘植物花朵。
  
  五宗的師叔師兄們太會做人,收禮收到手軟的小蘿莉,也記得他們的好,暗搓搓的鼓搗出數種口味的靈食,于小年這一天,請五宗師叔師兄們吃大餐。
  
  她的木屋太小,坐不下,在人造洞府里聚餐,關上門,點上特制的香,在香氣里,一群人大口大口的喝酒,痛快的吃靈食。
  
  一頓飯吃完,然后就是這個宗的弟子突破了,哪個晉階了,園林觀瀾閣上空靈氣涌動,形成大大小小的旋渦,驚動了整個園林的人。
  
  而有法陣保護著的宮殿內,誰也沒關心外頭,人造洞府里的高階真人們忙著給弟子們護法,也多虧有大乘真人坐鎮,否則沒準人造洞府都被晉階人士弄出的靈氣威壓掀翻。
  
  折騰了近二個時辰,總算再無人晉階,累得真氣耗盡大半的兩位大乘真人撤走真氣保護罩,拎起睜著雙美人杏眼笑歪嘴的小丫頭,嗖的飛出洞府,到外面講道理。
  
  “哎喲,折騰死我這把老骨頭了,小丫頭,下次你能不能先說一聲,讓老人家有個心理準備。”
  
  “小丫頭,嚇死我老人家了,差點要玩完啊。”
  
  兩位大乘人拎著個小小的人飛出宮殿跑到觀景臺,心有余悸的嗷嗷叫,同時晉階的人太多,力量形成共鳴,差點點形成真氣風暴,真氣風暴一旦**àozhà,洞府里的人員可能要死傷一半。
  
  “我也不知道會有那么多人晉階啊,這不關我事,”樂韻很無辜,小臉皺巴巴的皺成團:“人家是看在師叔師兄們送我禮物的份上才配制師門不傳之秘的配方靈食,以后不請吃靈食了,那樣的場面真的怪嚇人的。”
  
  兩位長老暗中翻白眼,你說嚇人,當時好整以暇看熱鬧的那個小丫頭是誰?
  
  轉而,又抓到重點,那什么,小丫頭又鬧脾氣說不請人吃靈食了?哎喲,這可不成啊,其他的事好說,不請人吃靈食,這個不行!
  
  “別啊,小丫頭,我們就說說而已,其實吧,也沒什么啦,有我們兩把老骨頭在旁,哪有壓不住的,小丫頭別繃著臉,笑一個……”
  
  兩大佬先是訴苦,反應過來轉而就變成圍著小丫頭哄,小丫頭不笑,兩位真人急得冒汗,費老大勁兒,又許諾了一大堆的不平等條約,終于將豆丁大的小丫頭哄得小臉轉陰為晴。
  
  五仙宗原本各帶有十幾個辟谷金丹弟子,被小仙子經常隔三差五的投喂靈食,又有一頓特制靈食和特制香做總助攻,辟谷弟子們全變金丹,金丹后期圓滿的人成功躋身元嬰真人行列,那些金丹初期的大多跨階至后期圓滿修為。
  
  五大仙宗的掌門恨不得天天將小仙子捧手心里,小仙子簡直就是個超級吉祥物啊,誰真心對她好誰幸運。
  
  小年后,居住在園林的小孩子們、繡工們工匠們收拾行李,于二十六回家,各修士家族則拖到二十八那天才戀戀不舍的回家族,朝陽帝君與同行的修士們像悶頭發大財的人一樣暗搓搓當隱形人,窩在園林里修煉。
  
  當年的十二月大,有個三十,年二十九,北庭帝君與修仙世家家主、南氏世家,帶著豐厚的年禮送至園林。
  
  五仙宗長老們真人沒露面,樂同學和羅城師兄接見了帝君與各家家主,收了年禮,也從各修仙世家中拿回委托他們處理的物品,各家的年禮很重,她也回贈一份禮物。
  
  各家忐忑不安的至,心滿意足的回。
  
  這一年年節,明月帝都空前熱鬧,同樣,五大仙宗弟子們也熱熱鬧鬧的過了個月,吃到了小仙子做的花樣靈食,還有式樣百變的家常小菜。
  
  年后,明月國百姓們互相走動,正月初八,東南海域炎城的一支探秘莽山秘境的人馬至明月帝都。
  
  因為有麻二,炎城隊伍也進皇家園林做客。
  
  莽山秘境預計在月底或二月初正式開啟,也差不多該去莽山,五宗的隊伍決定和炎城隊伍結伴同行,正月十六啟程。
  
  木長老等人也對莽山有興趣,想拐小家伙去秘境玩,小家伙堅決不干,只愿意在明月帝都等他們一年,一群高階真人隨宗門前往莽山,羅城玉七祝意俞十九和麻二賀朝陽等人也去探險,留下金毛陪伴小仙子。
  
  明月國的修仙世家也派人去探秘境,因莽山秘境就在自己家門口,北庭帝君和朝陽帝君自然也要去開開眼界,五大仙宗有飛行器,順便捎帶上去看熱鬧的兩位帝君和兩國的修士們。16
  
  :。:
双色球蓝球字迷